快捷搜索:  一线天  山西  as  万年土  %e8%bd%a6    美女  美食

黄河,黄河,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黄河在山西境内流经4市19县,县县需先期摸底调研,县县需协调采访事宜,先头工作越扎实,正式采访越顺畅。藉此从今年3月底开始,前期策划和联络工作重任最先摆在了山西晚报地市新闻中心和驻忻州记者站面前。没二话,先锋开路。吕梁、临汾、运城三市记者站同时启动,黄河行全盘策划联络隆隆开动。星夜兼程,饿肚赶路,已是常态,一顿热乎饭,就可以让记者站的幸福感满满。
    策划、协调、出方案、再出方案、再协调;从各市往返于太原,千里千里再千里;遭遇车祸险情不算什么、面对无奈的大拥堵不算什么、忍饥挨饿更不算什么;记者的使命在路上、记者的激情在心里、记者的回报就在以百万量级不断增长的读者回馈数字中……4位记者站站长感叹前期策划联络的脚步一直在路上,“黄河,千万里我追寻着你”。随着采访报道不断顺利推进,蓦然回首,越来越多的读者,体味到黄土高原的厚重、欣赏到万里黄河的奔流、感受到长城边关的沧桑。是的,负责前期策划联络的记者站释然了,这是践行所有驻站新闻人职责使命的最好回报和诠释。
    忻州记者站
    25小时见3位县委书记

    偏关,是黄河入晋第一县,长城与黄河在这儿交汇,晋陕蒙大峡谷以此为开端。也因此,山西晚报千里走黄河大型采访活动选择在偏关启动,是天经地义的安排。这项看似“简单”的前期策划和联络工作由于没有任何参考,一次次的沟通、一次次的策划,这项工作让山西晚报社地市新闻中心主任刘巍和我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
    4月10日,第一份关于携手忻州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共同举办“千里之行”大型采访策划活动的函件,送呈到了忻州市政府,4月11日很快得到了忻州市市长郑连生的批示。4月16日常务副市长赵志坚将这项工作批示到了忻州市旅发委,责成旅发委主任杨松树拿出“方案和意见”。活动方案因为各种原因几经更改,时间安排愈加紧迫,晚报地市新闻中心主任刘巍和我火速到黄河流经的忻州市偏关、河曲、保德三县直接敲定方案。
    太原到偏关行程约300公里。8月22日,忻州境内,大雨。注定又是一个前途茫茫的“千里追寻”之行。没想到,途经繁河高速时险情突发,由于前车在岔路口高速行驶中急减速,我们的车距前车不足半米时,采取紧急制动,避免了车祸发生。定定神,我们继续赶路。经过一番苦苦等待后,于当晚8点左右见到了偏关县委书记王源,经过沟通说明,得到了十分肯定的支持答复。
    8月23日赴保德县走访县委书记温建军也充满“艰辛”。由于该县正处在脱贫攻坚“摘帽”的最后时刻,上午10时赶到保德县时,县委书记已赴会场主持召开脱贫工作会议。我们就守候在会场门外,从上午10点一直等到下午4点,长达18个小时水米未进的我们终于见到了温建军,并做了详细沟通,取得了首肯。
    还想着要在一天之内见河曲县委书记边东圣时,其已经到了省城太原开会,为尽快做好联络,我们星夜赶赴太原,终于在当晚九点半,找到了河曲县委书记边东圣。25个小时,面见3位县委书记,至此,3县工作,得到了初步确定,我星夜乘火车返回忻州已是第二日凌晨。
    10月9日上午,我先赶赴偏关,积极与当地宣传部、新闻办等主要负责人沟通协调第二天的启动仪式。夜幕降临,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采访团的首批队伍抵达偏关,“亲人们”汇合,“家里话”还没说几句,就赶快忙着拟定第二天启动仪式的细节。晚上11点左右,迎来第三批采访团成员,安排完各项事宜,已是凌晨1点。
    10月10日上午,黄河入晋的第一站偏关县城,天气晴好。一场精心准备的“千里走黄河”采访启动仪式,在县城文化广场如期举行。当山西晚报采访团领队谢燕接过采访大旗激情挥舞时,“千里走黄河”活动正式拉开帷幕…… 

山西晚报驻忻州记者 郭小强

    吕梁记者站
    我在采访团“幕后”的日子

    10月18日,山西晚报千里走黄河大型采访活动开始了沿黄第四站——兴县的采访,也是吕梁境内的第一站。
    其实,真正的幕后工作,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了。10月15日,忻州驻站负责人郭小强先期从忻州赶到兴县,一方面为采访团打前站,落实行程和食宿问题,一方面传授忻州活动方面的经验,让我有备无患。按照流程,采访团到达一个县,首先要开一个座谈会。需要县里的领导、文物旅游、文化等方面负责人和地方文化学者向采访团介绍当地的基本情况和文旅资源。看似一个小型的座谈会,需要协调的事却千头万绪。
    敲定采访团在兴县的基本行程后,我又开始操心下一站临县的情况。临县前段时间刚刚举行了“红枣文化节”,对大型的采访活动多少有些疲倦。尤其是碛口古镇,从中央到地方各式各样的记者早已见多不怪了。还好,在报社文化副刊中心主任李遇的帮助下,临县的前期工作顺利搞定。
    16天,我全程陪同采访团,遇到各种问题及时为大家“排雷”,让兄弟姐妹们可以把主要精力和时间放到采访工作上。在采访团的“折磨”下,我感觉自己暑期膨胀起来的肚子,明显回落了不少。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在微信工作群里叫采访团的伙伴吃早餐。然后,看看还差几分钟7点,再和枕头亲近一会儿。
    11月2日,我返回太原第二天,去家附近的理发店理发,不知不觉间睡着了。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我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完蛋了,睡过了,误事了!”理发师傅被我打的那个激灵吓了一大跳,埋怨说差点在脑袋上剃了道豁子。

    山西晚报驻吕梁记者 王晋磊

    临汾记者站
    待产妻子哭过怨过,依旧默默支持

    “接到新任务,我明天又要出差了,这次估计又得三周吧!”10 月 30日晚,在临汾市区的家中,我提前向妻子“请假”,因为翌日将去临汾市的永和、大宁等沿黄4县出差。
    半晌,她没有答话,扭头默默地进了卫生间。等了将近20分钟,她没有出来。由于她已经怀有8个多月的身孕,我有些担心,于是跑过去敲卫生间的门,但里面没有应答。“不会有啥事吧?”我胡乱猜想的时候,突然听见了里面传来了轻微地啜泣声。
    推门而入,发现妻子站在洗手池前泣不成声。“工作!工作!你成天只想着工作!总是说走就走!你为这个家考虑过吗?!”一句话,问得我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同于在省城报社总部,我们驻地方记者站人员的工作极为繁杂,由于站里人手有限,除了需要参加驻地各机关单位、所辖17个县市区的各类活动、会议外,还需要承担采访、写稿、活动策划与执行、微信编发、报纸发行等各种任务。一年到头,我总是开车奔波于各县区市之间,几乎将家当成了“旅馆”,这便苦了妻子。她每天挺着大肚子,独自料理家务,带孩子,还得上班,确实不易!
    其实,早在3月份,我已接到报社举办千里走黄河大型采访活动的通知。之后的几个月中,我常常一个人驱车行驶在山区陡峭的盘山公路,奔赴活动涉及的县,忙于与当地联系接洽。粗粗算来,“千里走黄河”开始筹备以来,我的行程已达两千多公里。
    11月4日晚,采访团即将离开永和,前往大宁县。我需要提前去“打前站”。是夜,当地下起了蒙蒙细雨。在黄河岸边的大山里,虽然车单影只,我却并不感到孤独,望着前方车灯照亮的盘山公路,只能加油前行,因为后续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加紧完成。刚接到妻子的一个电话,那头说“即便心里埋怨,但还是支持你的工作,把一切做好,安安全全地回来,我和孩子在家等你。” 

山西晚报驻临汾记者 刘江

    运城记者站
    每天都在惴惴不安

    千里走黄河,是个大活儿,对于报社来说如此。对于沿黄8个县在内的运城驻站记者,更是如此,河津、万荣、临猗、永济、芮城、平陆、夏县、垣曲,从北向南,又从西向东,黄河在这里九十度大拐弯,我的工作天天在拐弯,在各种角色中一天切换N遍。
    从有了这个事儿开始,我就每天都在惴惴不安,脑子里一遍一遍地过。怕做,更怕不做。
    说个具体的,一天之内不能跑两个县对接,这是我接到联络任务以来的经验。比如,一大早到某个县,想要找当地主要领导商量如何举办活动,地方领导的工作很多会议很多,人家在或者不在当地,你等或者不等,不能选择。去了就只有一个字,等。因为他什么时候出现,你不知道。如果你看着不在抽空去下一个县,人家突然回来了怎么办?而且,上一个县不说好准确接见你的时间,你不要对接下一个县,两边时间都定在某一天的上午,你是告诉哪边,说我这个时间已经约了?面临各种突发考验和意想不到,这样工作从黄河千里行策划此事开始,我经历了两番重新设计和执行。
    千里走黄河,眼下已经完成了运城两个市的行程,效果显著,我特别自豪。要想我们的报道,有用,有人看,有人喜欢,我们必须为此时刻努力。做好当下,用积极的态度应对所有的工作。黄河千里行,再难我都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